收藏本站
  • 首页
  • 校园动态
  • 学校概况
  • 部门办公
  • 教学管理
  • 教育教研
  • 德育之窗
  • 特色教育
  • 师生风采
  • 视频点播
  • 您的位置: 腾博会唯一网站_腾博会官网– 诚信为本,专业服务 > 部门办公 > 少队部 >
    北大校报托起文学梦
    信息来源:未知  ‖  发稿作者:admin   ‖  发布时间:2019-03-17 23:41  ‖  查看次  ‖  
   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plus/ckplayer.htm

      1982年夏天,我考入北大中文系。彼时,文学热浪正席卷全国,北岛、舒婷、顾城等青年诗人携带“非常规性武器”(“朦胧诗”)强行上位,围观和诟病立刻相伴而生,“看不懂”竟成了“朦胧诗”的头条罪状。大学生喜欢标新立异,以叛逆为时髦,以晦涩为能事,比朦胧派诗人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我最初的诗作如同天书,如今再读,就不啻花非花、雾非雾了,简直不明所谓。狂热一朝冷却下来,本愿才会水落石出,我对于散文的爱好开始强力抬头。课余我创作了一组短章,完成之后,任其酣睡,犹如白雪公主等待王子来将她唤醒。

      胡双宝老师教我们82级汉语专业班的写作课,他既崇尚传统,又兼容并包,尽管我的文字旁逸斜出,不那么循规蹈矩,他仍然给予了恰如其分的肯定,还将我的一篇命题作文《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》推荐给《全国大学生作文选》,使我受到不小的精神激励。有一天,我将那组沉睡的短章拿给胡双宝老师看,他说不错,建议我投给校报试试。

      北大校报八开四版,每周一期,由校工分发到学生宿舍,我喜欢阅读上面的短文,多半是师兄师姐的大作,低年级学生总觉校报的门槛太高。我硬着头皮,壮着胆子,把那组短文投入了校报征稿箱。等到下周校工来分发报纸时,我心如鹿撞,可是这期校报没有刊登我的短文。接下去,又是一周的煎熬,一周的期待,再次失望。过了三周,我的心情总算平静下来,估计自己的文章尚未达到校报的择稿标准,也就释然于怀了。五周后的某日下午,我在操场上踢球,一位同学跑来告诉我,本期校报上有我的散文,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从此,我读书更勤,写作更下功夫,文思的泉眼也被打通了。

      大约在二年级下学期,我去红四楼北大校报编辑部拜访赵为民老师和王达敏、张黎明两位学兄。赵为民老师主编校报“百花园”副刊,儒雅而友善,他夸赞了我一番,也指出了我的短板所在,这些意见十分中肯,对我大学毕业后逐渐改变文风和路数大有裨益。

      1985年春,我满二十岁。北大五四文学社和研究生会联合举办“北京大学首届散文大奖赛”,我写了一篇《二十岁人》参赛,竟幸运地拔得头筹,与杜丽莉(笔名桑桑)并列第一。这篇散文完整地发表在校报上,随后天津《散文》杂志在1986年5期的“大学生之页”栏目中选发了全文十章中的七章。二十岁后,我彻底收起了诗歌的行囊,心无旁骛,专注于散文创作。

      将近三年,北大校报托起我最初的文学梦,如清风托起雏鸟之翼,如流水托起扁舟之帆,至于我的创作乐趣和创作信心,也端赖它的成全。

      毕业前夕,我去校刊编辑部向赵为民老师和王达敏、张黎明两位师兄辞行,请他们给我留下宝贵的赠言。赵为民老师写道:“心迹喜双清,表里俱澄澈。”上句是杜甫的诗句,下句是张孝祥的词句,两名句构成大境界,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,做人就应该磊落澄净,表里如一。达敏兄写道:“何悔衣带宽,原上草离离。”他同样使用了典故,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是柳永的名句,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谈到“古今之成大事业、大学问者,必经过三种境界”,“第二境”即是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。达敏兄巧用“何悔”二字,既含褒许,又含勉励。“原上草离离”则化自白居易的诗句,达敏兄将我一度用过的笔名“草离离”巧妙嵌入其中。读大学时,我用功太过,身形消瘦,达敏兄这样写,也暗含绘形的笔意。黎明兄的赠言是:“在你的北大,传说将继续着:‘河流经过这里。’骄傲吧!祝你永远刚强、快乐和自由……”他对我期望甚殷,奖誉甚高,祝福甚至,对此我感铭于心。

      我的文学“底片”出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北大校报,多年后,我的文学梦渐渐显影,渐渐成形。有人曾问我:“你是怎样成为作家的?”我的回答是:“北大校报托起了我的文学梦。”这句话的真实度可达百分之一百。



   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  上一篇:校报征稿启事
    下一篇:【校刊联盟】共享童年《七色光
        返回顶部↑
    Copyright © 2012-2018 腾博会唯一网站_腾博会官网– 诚信为本,专业服务 版权所有
    备案号:  网站名称:腾博会唯一网站_腾博会官网– 诚信为本,专业服务
   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7.0以上